中国时报社论林案风暴罩顶 该找谁接秘书长?

中国时报5日社论「林案风暴罩顶 该找谁接秘书长?」内容如下:
 
 行政院前秘书长林益世捲入索贿弊案,请辞获准后接任人选迄未决定,各界都张大眼睛看曾经重用林益世的马英九总统和行政院长陈冲会挑选什幺样人接替此一重职,让马政府相对稳妥地度过风暴。 

 在林案曝光的录音光碟中,林益世大言不惭地自曝偌大一个行政院,办公的人才三人,其他都是幕僚,从国库的章和公股事业人事都是他决定的,谁要不听话,总有办法换掉他。陈揆面对外界询问,认为这是林益世自壮气势之言,身为行政院的大家长,陈冲或许没有想过,是否自己气势太弱,才会让林益世有藉势藉端的机会?用人得用对人,用对人则要靠自己的识人之明和足够的掌控能力。 

 林益世上任不过数月,立刻精谙官场摆谱握权的门道,只靠一个公文不批,经常退回,就让各部会首长一头雾水,不知犯了谁?前副总统萧万长批评政府警觉性不够,决策不够明快,陈揆该重新检视被林益世退回的公文到底有多少件?延误了多少决策时机?更要检视林益世批过的公文有几件,都是什幺人什幺事?其中还有没有不为人知的玄机、甚至未爆弹?凡此种种都得行政院自行危机控管。 

 行政院秘书长承院长之命办事,偌大的院本部,主官确实就是院长、副院长与秘书长三巨头,秘书长扮演的角色可能更重要,对内要协调部会,对外要沟通国会,经常还要面对媒体,其重要性不言可喻。过去廿、卅年来,最为人记忆的秘书长就是王昭明,他为人低调谦和,在剧烈变动的年代里,流派之争不沾身,他历任两位行政院长李焕与郝柏村,一文一武,两人之间未必相合,两人又与前总统李登辉俱不和,但是,王昭明始终深受倚重,连战组阁之后,王昭明本想退休,当时还说过一句话,「像在台上唱戏,唱完了,先慢慢退到门口,站一会儿再出去。」连战特别请他留任政务委员,王昭明老臣谋国稳住阵脚,既有充分的政策专业,更有调和鼎鼐的斡旋能力,最重要的,他一生为官为公不为私,权力于他如浮云,利益更从来不在他眼内。 

 扁政府执政八年换了八任秘书长,论人脉有人分属不同行政院长,也有人就是前总统陈水扁的人马,但不论如何,这些秘书长承命办事,即使因为选举压力日重,得为府院分劳处理基层服务甚至关说事项,也没有人像林益世这般拍长官的马屁办自己的事。国民党重新执政后,从刘兆玄到吴敦义两位阁揆,都任用自己相当信赖的人士出任秘书长一职,不论是薛香川或林中森,都是行政历练够深厚的人,而且透彻了解自己的权责所在,他们代表的是行政院长而非个人。 

 陈冲组阁,行政院秘书长一职选用林益世,虽无行政历练,但有丰富的国会经验,且曾任国会党鞭,对应複杂的国会生态,从常理论也并非不适合的安排,万万没想到林益世竟会以权力牟暴利,而其违法行径竟早自立委任内即开始,这显示一件事:府院党耳目俱不明矣,这对马政府是极严重的警讯,到底是马、陈决策圈小到无法广纳意见?还是根本不听入耳诤言,才会纵容取巧邀宠之人独断言路? 

 诤友才是真朋友,林益世案爆发后,马总统两次声明道歉,更在中常会重申「选举不买票、执政不贪汙、问政不腐化」的三原则,并要求检调单位不论层级多高、範围多大,都要查办到底,执政团队要穷尽心力捍卫清廉价值。对马总统个人而言,最倚重且不次拔擢的子弟兵竟犯下他最严厉禁绝的贪渎情事,尤其要深切反省是否自己耳根子太软?还是果然陷入小圈圈决策的盲点?以此案做为未来选用人才时的殷鉴。 

 陈揆有充分的财经专业,但自组阁以来施政始终不顺遂,凸显其政治手腕和能力正是其弱点,对应该是自己最信赖的秘书长人选迟迟无法定夺,在领导上更是一大败笔,在权力运作中,「人事」是最重要的一环,知人善任是领导者基本条件之一,没有自己人不是问题,要让干才为己所用才是重点,不知干才何在的可能有二,一是自己相对封闭,二是没有足够的自信,经过林益世案之后,本来就谨小慎微的陈揆若陷入不敢迈步前行的困境,必然使政府团队更加举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