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甚幺大航海时代VI不是单机游戏,超级机器人大战要出课金游戏

我的童年时代玩了不少电子游戏,其中最经典的当数《大航海时代》。《大航海时代》是玩家扮演15-17世纪的欧洲航海家,在未知的汪洋大海及陆地探险。无论II代还是IV代我也玩过,是耐玩度甚高的游戏,剧情亦十分丰富。

但是自从《大航海时代IV》后,光荣十年来都没有出续集,然后出的《大航海时代V》竟然是手机游戏(现已倒闭),虽然都有剧情,但是要玩得好和玩得强就需要大量课金和运气,因为无论是探险作战用的船舰、武器、道具、船员,都是转蛋制,要用大量金钱去抽转蛋和足够运气才能抽到强劲的物品和船员。我没有钱,只好弃甲曳兵逃走。

在《大航海时代V》快要倒闭的时候,光荣因应大航海时代发行的周年纪念,公布会有重大革新的《大航海时代VI》的游戏。笔者和一众支持者原以为是单机游戏,不料《大航海时代VI》又是明正言顺的课金游戏。笔者运气有限,只能放弃不玩。

另一边厢,老牌以剧情和战棋为主的《超级机器人大战》,一向出版单机游戏,也不甘寂寞,竟然推出课金游戏《超级机器人大战DD》,要强大的必杀技和角色,又需要大量课金。笔者虽然喜欢革命机和时缟晴人这个角色,但因为运气太差,也只能忍痛割爱不玩。

我相信很多忠实玩家,不会像笔者这样轻易放弃,只能够边痛骂游戏公司情绪勒索,一边痛苦地重重课金打赏。其实,大家有没有想深一层,为甚幺越来越多老牌的作品,不论是动漫还是电影,都会出商城制游戏?(例如星球大战、新世纪福音战士)其实,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我们能够摆脱这个课金地狱,开开心心地玩游戏?

越来越多游戏公司投入课金游戏市场,其实马克思已经有一百五十年前的资本论,已经「预言」了这个现象。我们需要理解,资本主义是将所有人物化,变成赚取利润的工具。

因此,你和游戏公司的关係没有这样纯真,虽然我们玩家真心喜欢游戏公司的作品和角色;但是游戏公司想在资本主义生存下来,就需要不停赚取利润,他们就不得不用尽一切手段来榨取忠实玩家的荷包。

也许有人会反驳:我明白所有公司要盈利,但是能否不要这样吃相难看,频频出课金游戏来勒索玩家的金钱?但是,所有游戏公司和资本家一投入市场,他们不会只求每年有一点盈利就会满足,他们会不停追求利润的增长。为了利润最大化,他们会了压低生产成本,剥削员工的剩余价值(例如给游戏的美术和画师很少委托费,强迫他们爆肝工作),也会在消费市场寻找最多的消费渠道。

单机游戏价格固定,利润有限,因此游戏公司越来越倾向在单机游戏出版后再推出补充包(DLC),以争取更多盈利。当然,最赚钱的就是课金游戏——因为可以宏观调控每一个玩家抽中强劲虚宝或角色(通常称SSR、UR)的机会率高低。例如不课金或少课金的玩家就提升他们的中奖率,鼓励他们消费;重课(大量花钱)的人就降低他们的中奖率,引诱他们不停课金。在日本,已经有玩家课金课到破产,甚至任由亲生婴儿饿死。

各位玩家也很明白,自己玩课金游戏时,若果没有某些角色或虚宝,或许会给人耻笑,或者败于游戏内的比赛中,结果自己受不了,就更加花钱去课金抽转蛋。这已经是马克思的预计之内:资本主义在宗教于近代退场后,重新建立一个新的迷信:商品拜物教。人人都以金钱多寡或商品多寡来论断人类优劣。只是那些玩家以投入多少金钱而所拥有的虚宝、SSR或UR角色来论断其他玩家的人格和优劣。

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吗?原本,玩游戏是为了在学校和工作场所的竞争过激的环境下抽离,让自己鬆弛休闲,自己能够在游戏这个较独立的环境下享受成功和快感,但是课金游戏的制度,又把你由轻鬆的环境推进恶性竞争,很大部分以金钱来决定成败。平日,我们和朋友、同事、敌人比较薪资高低,已经让自己自尊受损。现在,我们玩课金游戏得不到放鬆,大家又变成了互相比较和贬低对方,可谓作法自毙。

当然,最可恨的就是在我们的乞丐钵中抢钱的游戏公司。马克思说得对,资本家是工人阶级的吸血鬼,游戏公司就在吸我们打工仔的血维生。

那样,如何能够让游戏公司放弃出课金游戏,改为出品一些以服务玩家为主的游戏?我们别无选择,短期内,以消费者运动和工人运动的结合和壮大,向游戏公司施压(例如组织游戏美工人员罢工),要求他们出课金游戏要有补底和回赠、减少游戏内的恶性竞争;长期以来,就得扭转资本主义之下以利润为生产的最高目的,迈向社会主义中以人的需求为生产的最高目的,这样,摆脱利润困局的游戏公司,就能够推出更为玩家着想,更有生命力的游戏了。

你不需要相信我,要紧记:文章好,举手之劳,请到我的网站,在最下面的likecoin点like(按5次like是免费的),我就能赚取微薄收入,继续写更多文章给大家,也要分享这篇文章给其他朋友,谢谢!